浆糊

高三。目前无洁癖。我是有琴,喜欢sot,喜欢V家
杂食,非属性分明攻受可逆或无差,非官配官推原著明显暗示(x)可拆,各种安利基本都吃。BG 耽美 百合

[尤瑞]Now And Future

纯日常。
私设了小教授的身高,毕竟十六岁到成年还有一段时间可长嘛。
ooc。
祝各位新年快乐,阅读愉快!

        窗外夜色已浓,室内的空气中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看着左手边的文件逐渐变高,瑞亚的嘴角也微微上扬。她从右手边拿起一份新的文件,一边翻看着一边做着批注。又半个小时过去了,瑞亚动了动发僵的脖子,伸了个懒腰,满意地看着右边明显矮上许多的文件堆。盘算着后天再加一个通宵应该就可以把它们处理完了,那么明天就可以空出来——
        思绪突然被短信提示音打断,瑞亚悠然地点开短信。“特纳女士,您什么时候才能赏光,与阿斯克尔先生共进晚餐呢?”正想回信,瞥见短信右下角的“22:28”,瑞亚立马抓了背靠上的外套,瞅见窗外马路上车灯闪烁,便放弃了开车的打算,只把手机揣进兜,就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出了电梯门,跟前台简单交代几句,话还没说完,前台的小姑娘就表示“没问题,不用领导操心”,急着把她推出去。“刚买夜宵的时候看到您先生在天桥上等你呢!BOSS您别让他等久啦!”
         瑞亚对自己被“赶”出公司感到无奈又好笑,但还是加快脚步。室内外的温差让走的匆忙的瑞亚起了层鸡皮疙瘩,风中夹带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点点冰凉。她一边搓着手,眼光不自觉地寻找两天未见的人。天桥上撑着伞的人一下子就进入她的视线,瑞亚跑了起来。




        尤诺做完下学期的教学规划后就盯着手机屏幕看,生怕错过了瑞亚的短信。如果她又要加班最迟会在晚上十点发来消息,叮嘱自己早点儿睡觉。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七,马上就能收到她的消息了,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两个人是一定要一起跨年的。十点,十点零一,十点零五,尤诺的心情从山峰到谷底,在十点过七分他再也等不了了,虽然约定好在对方工作时不会打扰,但不意味着他不能等到她工作结束。他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她了,尤诺有点想瑞亚了。
        尤诺带好围巾手套,注意到窗外飘着的零星雪花,又带上把伞。家离瑞亚的公司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尤诺就站在天桥上看着大楼某一个窗口中透出的灯光,猜到瑞亚是忙忘了。不禁叹口气,老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啊。耳边是喧闹的汽笛声,但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这儿了。
        雪花簌簌地落在伞面上渐渐铺出薄薄的一层白。尤诺反复按着锁屏键,终于忍不住给瑞亚发了条消息。两分钟过去,没有收到回信。他皱了皱在冷空气中冻得发红的鼻子,想着要不要再发条消息,就听到瑞亚的声音。“尤诺!”他也小跑起来。

        “跑那么快万一崴脚了怎么办?”尤诺拍了拍瑞亚的背,轻轻拂去她肩头发上的雪花。他将伞递给瑞亚,又低着头把手套摘下来递给她。他一只手解着围巾,一只手的手背蹭了蹭瑞亚冰凉的脸颊。冰凉的温度自然无法让他开心,于是尤诺带着责备的语气开口道:“怎么不带围巾呢,着凉了怎么办?”
        瑞亚顺从地让尤诺的围巾挂上自己的脖子,虽然尤诺比她更怕冷,但她从来不拒绝尤诺的关心。瑞亚看着尤诺印着灯光的宝石一般明亮美丽的眼睛,眉梢弯了弯,声音温柔得像一杯热茶。“想你了,走的太急。” 一个吻在尾音刚落下时落在瑞亚的额头上,瑞亚仰起头正看进尤诺笑眯眯的眼睛。
        “提前送你的新年礼物。”尤诺的嘴唇还未完全离开瑞亚的皮肤,蹭得瑞亚额头痒痒的,只想发笑。于是瑞亚便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尤诺挑挑眉,接着垂下眼睛帮瑞亚理好围巾。他正要接过瑞亚手中的伞,耳边响起瑞亚轻柔的声音。“小时候我凭借年龄优势高你那么一截,现在你都已经这么高了,能直接吻到我的额头了。”尤诺偏过头,看见瑞亚黑色的眼睛,温暖明亮得快要融化四周的雪。他的目光逐渐下移盯着瑞亚有些发干的嘴唇,抿了抿唇,说:“我的新年礼物呢?”
        这次换瑞亚挑眉。不等尤诺反应过来,瑞亚一把把伞塞进尤诺空出来的手中,顺手扯了对方的衣领,凑到人跟前啄了啄男人的嘴角。然后不顾男人皱巴巴的衣领,笑着退后两步,在细雪中带上残余他体温的、长了半个指节的手套,胜利似的冲他挥手。
        尤诺心情十分复杂地望了瑞亚一眼,无奈地理理领子,快步上前将伞挡在瑞亚头顶。他再一次缓慢地抚去瑞亚发上的雪花,确保伞将左侧的人护了个严实,才开口说道:“再不回家,就赶不及了。”
        瑞亚点点头,向尤诺那边凑了凑,才和他一起,沿着洒满黄色灯光、铺满白色细雪的街道缓缓走去。两人相处的机会毕竟难得,像这样慢悠悠的散步更为少见。十几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拉长到半个小时。灯光,细雪,你,我。这样珍贵美好的画面,谁都想在里面久久驻留。




        瑞亚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取下手套,去握住尤诺撑了一路伞而变得通红冰凉的手。她一边搓着尤诺的手,一边偏头看向墙上的钟。十一点一刻。然后她开口看着尤诺亮晶晶的眼睛,说道:“尤诺,不然我们出门打个雪仗?”
        尤诺有点儿吃惊。外面堆了厚厚的雪,身边还有瑞亚陪着,虽说两人都奔三了,但说没有玩儿心是假的。可尤诺毫不犹豫就拒绝了。看着瑞亚疑惑的眼神,他反手握住瑞亚的手,把她牵到餐桌旁。礼貌地为她拉开座位,尤诺微笑着,声音宛如他眼中流淌着的蜜一样甜。“雪可以改天再玩儿,眼下可不能让忙着加班忘记吃饭的夫人伤了胃。”
        瑞亚自然听出了尤诺话语中的不满,也就随着他钻进厨房里忙活了。不一会儿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就让踢着拖鞋发呆的瑞亚切实感到了饥饿。
        这顿饭吃得简单,两个家常菜,两碗清汤面。瑞亚却吃得格外香,一边吃一边看着尤诺。她这才发现尤诺吃相看着斯文,可实际上吃得很快,显然也是没吃晚饭,饿了大半个晚上。瑞亚不由心头一暖,放下吃了大半的面,慢慢开口道:“尤诺——”
        正埋头吃饭的男人闻声抬起头,大大的眼睛期待着瑞亚的下文。
        “我明天空出来了,而且这个季度忙完之后,我打算逐渐把事务移交,这样就能空出更多时间陪你了。”
        正巧碰上迎接新年的第一波烟花,礼花在尤诺眼中绽放,他的喜悦也一起炸开来,洒了满屋。他一把抓住瑞亚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晃了半天。他看了看空空的房子,像狐狸一样冲瑞亚眨眨好看的眼睛。“我记得你挺喜欢小孩子的?”
        “难道你不喜欢吗?”瑞亚的动作在尤诺看起来像放慢了一般。他看瑞亚轻笑着,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尤诺想来喜欢瑞亚如同夜色一般温柔的头发,它们从她的肩上流淌下来,垂在她的腰间。他正看得出神,就听瑞亚接着说,“的确再拖就过了最佳生育年龄了,我们要个孩子吧。”
        “太好了!”
        尤诺没高兴多久,瑞亚就提醒他。“尤诺,已经五十五了。”
        尤诺一个机灵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书房里把摄影机和支架拿出来。他在客厅把数据线连好,一瞅时间,五十八。
        瑞亚刚收拾完餐桌,就看见尤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拍着身边的位置等她过去,沙发跟前已经支起了摄像机。她刚刚坐下,尤诺就牵起她的手,他的手指摩挲着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幸福的影子满布在他的眼角眉梢。
        “今年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
        瑞亚接着他的话头说:“感谢一年里阿斯克尔先生对我工作繁忙的包容。”
        “能娶到这么美丽温柔的夫人是我的荣幸。”
        “新的一年里我们打算给家里增加一个新成员。”瑞亚笑着说,尤诺发红的耳尖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那么新的一年希望我们更幸福!”尤诺轻轻地吻着瑞亚的头发、额头·鼻梁,接着他抢在新年钟声响起之前,吻上了瑞亚的嘴唇。



        更加绚丽的烟花随着新年钟声绽放在夜幕中。但这美好的景色也只能成为两人的陪衬,更美好的景色是彼此。摄像机完整地记录下这长达一年的吻,以及两人眼中深深的幸福。
        这架摄像机以后还将见证抚摸着明显隆起的小腹的准妈妈和眼中温柔似水的准爸爸,见证怀抱可爱奶娃的妈妈和手忙脚乱的爸爸,见证……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以后。

Fin

        我们也还有很多个以后!再次祝时之歌的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