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高三。目前无洁癖。我是有琴,喜欢sot,喜欢V家
杂食,非属性分明攻受可逆或无差,非官配官推原著明显暗示(x)可拆,各种安利基本都吃。BG 耽美 百合

[西北送弓]《在秋天的弗尔萨瑞斯城》

写着作业摸个鱼,一千多字的送弓组短打,ooc我的。

 

 

《在秋天的弗尔萨瑞斯城》

 

 

       瑞亚提着从艾格尼萨城带回来的特色糕点,应了半阖着眼、打着呵欠的城门守门人的要求,在通行记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穿过了专供行人通行的小木门,明丽的色彩在眼前炸开,瑞亚这才从艾格尼萨城被厚实白色覆盖的“秋天”中回过神来。

          弗尔萨瑞斯城的秋啊,触目之处尽是红黄,像被刷上了两色的油漆,整个城都被包裹在炽烈明亮的暖色调中。

        瑞亚皮鞋的方跟踏上红黄斑驳如积雪般蓬松堆叠的落叶,像踩在厚实的地摊上。略有些干枯的叶子发出轻微的碎裂声,鞋跟敲击地面的沉闷声响打破了弗尔萨瑞斯城清晨的静默。她沉稳有力而富有节奏的脚步声盘旋在街道,渐渐被身后拂来的晨风裹着飘向远处,消散在远方的天空。

        风带着秋凉,却又裹挟着弗尔萨瑞斯城秋天特有的红果的香甜气息,温柔地缠绕在瑞亚的周身。果香渗进她每一个毛孔,缱绻在她每一寸肌肤上,于是自然而然的,刚刚进城不久的瑞亚便像是在芬芳馥郁的果酱中浸没过,浑身都披着弗尔萨瑞斯的秋。

         瑞亚本不喜欢甜腻的香气,但却钟爱弗尔萨瑞斯暖人的秋天。城里的居民淳朴善良,就像这城本身一样,总是让人不禁留恋,但他们又比这没有生命的城多了份热情。

 

 

        以往走在秋收时节的弗尔萨瑞斯城里,瑞亚总要被新鲜出炉的红果茶点塞个满怀。她把散发浓郁香味的茶点抱回家去,舒舒服服地在被阳光暖过的沙发上,和格洛莉娅窝上一整个下午。或是聊点城里最近热门的话题,或是静静看着对方亮着跃动着光点的眼睛,听那小姑娘描绘着未来生活的图景。格洛莉娅愉悦的声音也带着腻人的甜味,钻进耳朵里,顺着神经蔓延到全身。

        这时,弗尔萨瑞斯午后金色的阳光似乎粘稠了起来,像蜜一样漫过房间,漫进了瑞亚的心房。松软可口的、焙烤的恰到好处的金黄色糕点在舌尖化开,红果的甜味瞬间充满了口腔。为何莉娅的嗓音如此甜蜜诱人?或许是红果蛋糕的缘故?瑞亚抬手抚上格洛莉娅因阳光而带了金色的柔软浅栗色的发,轻柔地吻上她还带着蛋糕屑的唇角。对方小巧的舌调皮地舔了舔瑞亚的上唇,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猫儿般的慵懒笑意。两人的唇齿间满是红果蛋糕的味道——不对,要比那还甜。一吻过后,格洛莉娅在沙发上笑作一团。她悦耳的笑声漾开在房间里,空气都似起了波纹,连带着阳光也愈发明媚了。自那以后,红果蛋糕便成了秋天家里必不可少的甜点。

 

 

         向前直走,走过两个岔路口后向左转,一路上陆陆续续从甜蜜的梦中醒来的小城居民热情地同她问候着。他们推开雕花的木质窗棂,阳光亲吻着他们的面庞。一张张朴素的脸上洋溢着善意的笑容,他们亲切的话语,使得空气也升了温。这便是惹人喜爱的、弗尔萨瑞斯城的热烈的秋。

        又过了两个岔道口,右手边不出一条街距离的岔路口,站着个小姑娘。她浅栗色的头发被旭阳镀了层金边,分成三股,编了辫子用浅色发带束着,垂在肩头。阳光流淌在她蜜色的澄澈眼眸中,那是何等甜美明亮的色泽啊,真是能叫人沉溺在里头。栗色的小斗篷围着她瘦弱的肩膀,像裹着浓郁的黑巧克力,散发出醇厚的、略带点苦涩的香味。她裙摆花边刚及膝盖,纵向的深浅不一的棕色条纹在裙摆上排开,像是带了奶油的榛子蛋糕。脚上踩着一双半长筒的小皮靴,靴筒上缀着的蝴蝶结衬得她愈发迷人可爱。

        正如她们初遇的那个秋天,也是那个小姑娘站在街口,冲瑞亚招手,眼中灵动的笑明媚了整个弗尔萨瑞斯城。她清脆好听的声音被风卷着穿过街道,钻入了瑞亚的耳中。“特纳小姐,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在弗尔萨瑞斯城吗?”

        瑞亚小跑起来。许是听到了瑞亚的脚步声,她偏过头来,勾起唇角,蜜色眼眸中的笑意明丽动人。

        瑞亚的眼神变得柔和,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莉娅,我回来了。”

         格洛莉娅笑着挽住了瑞亚。“瑞亚,欢迎回家——要来点儿红果蛋糕吗?”

——fin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