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高三。目前无洁癖。我是有琴,喜欢sot,喜欢V家
杂食,非属性分明攻受可逆或无差,非官配官推原著明显暗示(x)可拆,各种安利基本都吃。BG 耽美 百合

[尤瑞/短篇]Frozen

※部分保留原著世界观
※私设有,人鱼设定
※云轩大祭司出没
※北国组,伊瑞BE尤瑞HE
※基本全是对话,ooc有,慎点!!!


00
        当你遇到一颗真挚火热的心,你内心的坚冰将会融化,时光在你身上开始流逝你就能和他一起老去。


01
        她自艾格尼萨以北而来,连绵雪峰渐渐在身后模糊成深色的线条,与地平线合为一体。狂风卷携着雪呼啸过她的耳旁,她黑色的长发在狂风中乱舞,在白茫茫的冰原中尤为显眼。年幼的尤诺无法将视线从那抹异色上移开,她浑身赤裸,肌肤瓷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艾格尼萨冰原凛冽如同刀锋一般的风中。

        尤诺竭力睁大眼睛想看清她的面容,却只能在茫茫白色中捕捉到一双有着金属光泽的灰色眼眸。她的眼底波光流动,像是漫溯着传说中不冻北海的洋流。尤诺看见那双眼眸突然拉近,她冰凉的唇瓣吻上他的额头,尤诺眼前的景物渐渐盘旋远去,从脑海中抽离。在坠入黑暗前的一刹那,尤诺耳边响起空灵缥缈的声音,像来自远古的苍凉的轻叹:“太阳之子啊,请把你所见到的当做一个梦境吧……”

02
        “云轩哥!别笑了!我这个星期都第四次做这个梦了!这梦到底什么意思啊?”尤诺因为云轩的取笑涨红了脸,睁着大眼睛瞪着眼前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的大祭司,心里暗自嘀咕道:云轩哥都活了多少年了,怎么一点长辈的严肃都没有……

        像是感觉到尤诺不满的想法,云轩清清嗓子,慢悠悠地喝了两口清茶,又从腰间取出常年带着的一只木烟斗,往桌面上磕了磕,慢条斯理地填进烟叶,在尤诺热切的注视中擦了团神光将烟叶点着。缓缓吐出一口烟,隔着烟雾都能够感觉到尤诺的急切,云轩这才缓缓开口道:“也不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云轩哥快说说!你都看出来什么?”没等云轩止住话头,尤诺便迫不及待的开了口。然而不尊重长辈是要付出代价的,云轩的烟斗在他脑门上一敲,留下一块红印。尤诺捂着脑门,嘶了一声,便乖乖等着云轩说下去。却不料云轩报复似的避开了话题:“你要不想再被这梦困扰,我给你点柱安神香——”

        “我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每次都看不清她的长相……”

        云轩斜睨了尤诺一眼,尤诺的声音便小了下去,捂着额头将身子往后缩了缩。云轩很满意他的反应,点点头开口问道:“你第一次做这梦是什么时候?”

        “七岁。”尤诺想了想,又补充道,“我那年发了一场高烧,烧的稀里糊涂间就做的是这个梦!”

        “我记得你的神力觉醒也是在那场高烧之后吧?”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尤诺有些不确定,他不知道神力觉醒和梦之间有什么联系。

        “你今年多大?”云轩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让尤诺有些不知所措。“二十。问这个干吗?”

        云轩看着眼前缭绕的青烟,心里盘算着时间,大概知道那人是谁了。但这事有关伊恩,他不确定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是否妥当,于是他缓缓开口:“你听过北境有关人鱼的传说吗?”这一句把尤诺彻底问蒙了。


03
        “维尔哈伦大陆最初是一块毫无生机的不毛之地,是四周的海洋孕育了最初的生命。那些生命在天地灵气的滋润下渐渐进化,演化为半人半鱼的模样。他们体内蕴含着纯净的天地灵气,这个族群就是传说中的人鱼,他们体内的灵气,我们称之为——神力。”

        “一部分人鱼很好的掌控了体内的神力,能够幻化出双腿,这一支族群便是维尔哈伦大陆最初的居民。经过漫长的岁月,他们的能力渐渐消失,但维持了具有双腿的形态,这便是人类的由来。”

        “人类中偶尔出现的神力者便是一种返祖现象,但也有神力者是通过某种方式接触到了人鱼身上的灵气,所以才在后天获得了神力。后一种情况大多出现在不满十岁的小孩身上,因为他们纯洁的躯壳还没有沾染上世界的污浊之气,是天地灵气最好的容器。阿斯克尔家之前从未出现过神力者,我想你应该是属于后一种情况,可以说你的治愈神力是人鱼对你的祝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云轩不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便端起茶杯小口得喝着清茶,任满脸不可思议的尤诺慢慢思考消化。

        半晌,尤诺才反应过来,舌头有些打结:“你的意思是——我梦里的那个女子是、是人鱼!?”得到云轩的点头认可,尤诺更觉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劲。云轩哥仅仅问了自己三个问题就能推测出来她的身份?这也太玄乎了。况且自己平时没少被他捉弄,便又投去怀疑的目光:“云轩哥你是怎么猜出来的?你不是又在骗我吧?”

        云轩感到有些好笑,慢悠悠吸了一口烟道:“骗你做什么,这还用猜吗,我见过她。”

        “啥?”

        “不仅我见过她,伊恩也见过她,除了七岁那一次,你也见过她。佣兵里的冰凤凰瑞亚·特纳,你该不陌生吧。”

        尤诺原本无比震惊的心情在云轩提到伊恩的一瞬间凉了下来。

        云轩见他这幅样子暗自叹了口气,事情都过去十年了他还是放不下啊。烟雾袅袅阻断了云轩的视线,一个画面也飘进了他的脑海。


04
        伊恩挽着瑞亚,快步走进时之歌,在去阿卡迪那要塞出任务前向云轩道别。云轩打量瑞亚良久,神色难得认真的向伊恩问道:“你知道她的身份吧?”

        伊恩和瑞亚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伊恩,别再让她的心冻住了。”云轩能感觉到面前的小姑娘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温热的血液流遍她的全身。何曾几时自己也有一颗鲜活的心脏,却在失去她之后重新冻结了起来。

        伊恩温和地笑着,金色的眼睛里蜜一般的温柔快要溢出。那双眼睛直视瑞亚的,他轻柔的嗓音裹着瑞亚的心脏:“怎么可能再让那颗心冻结。”
       
        然而几个月之后就传来了噩耗。要塞发生原因不明的大爆炸。

        云轩再次见到瑞亚的时候,发现她的心已经失去了温度。瑞亚钢灰色的双眼折射出的是艾格尼萨的寒光。她面色苍白,将一个棱角有些磨损的药箱放在云轩面前,北境的寒风从她口中吹出:“这是伊恩唯一留下的东西。劳烦先生转交给阿斯克尔家。”

        云轩沉默良久在瑞亚起身将要离去的时候,开口问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瑞亚没有回头,轻飘飘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去寻找要塞爆炸的真相。”


05
        “她……她知道伊恩哥是怎么死的吗?”尤诺干涩的声音将云轩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也是要塞爆炸的受害者之一。”她失去了伊恩,失去了一颗鲜活的心脏。

        “大约一周之前我见过她。”十年过去了,还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她接下了要塞探查的任务,你要想知道真相——”

        “我这就去找她!”不等云轩把话说完,尤诺便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06
        瑞亚看着眼前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的青年,呼吸一滞:“你是伊恩的弟弟……”太像了,差点让瑞亚产生了错觉。

        “是……我是尤诺。特纳小姐,我想参加探索要塞的任务……请务必带上我!”尤诺直起身子,还没能从剧烈的奔跑中缓过来,胸膛上下起伏着,话语断断续续从口中吐出。

        瑞亚勾起嘴角,眼中却是化不开的坚冰。她久久地凝视着尤诺,目光似能逆流过时间的长河,轻柔地落在他的身上。尤诺觉得她是在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一个和自己无比相似的人。

        终于瑞亚开口:“你确定要来?”

        尤诺目光坚定:“是。我想知道哥哥死亡的真相。”

        “那么,欢迎你成为冰熊战队的临时成员。”瑞亚对尤诺伸出右手,于是尤诺握住那只手,它冰凉的温度和几近透明的皮肤下隐隐可见的青紫色血管不由的让他感到心疼——他失去了哥哥,尚有亲人陪伴;他从她一眼凝视中感知到,她失去了所爱之人,承受的是漫长的孤独与寂寞。


07
        “你真的是人鱼?”进入黑暗沼泽已一月有余,这天晚上正值他和瑞亚守夜,两人围坐在篝火旁,在黑雾笼罩、望不见星星和月亮的夜晚只有同伴被火光映衬的脸颊能让他感到心安。尤诺和大伙的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可他却不常看见瑞亚的笑容。尤诺想也许提及族人能让她稍稍放下心中的忧愁。

        “是啊——不然你小时候就不会在艾格尼萨北境遇到我了。”瑞亚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但仍是带着化不开的冰霜。尤诺想要是这霜能化开就好了。

        “说起来你这么多年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变啊,和云轩哥一样。”

        “看来先生没有告诉你啊。”

        “‘当你遇到一颗真挚火热的心,你内心的坚冰将会融化,时光在你身上开始流逝你就能和他一起老去。’这是老一辈人告诉我们年轻一辈的。”

        “先生失去了他所爱之人,我失去了伊恩。在失去他们的一瞬间,我们的心再次冻结,时光也会凝滞,我们的样子便不再改变了,除非能有另一颗心带着足够炽热的感情……”瑞亚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尾音被风吹散,消失在篝火燃烧的声音中。

        看着瑞亚苍白的面庞和眼中流露出的哀愁,尤诺的心猛的一跳,又沉寂了下去。在这个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落入尤诺眼中的是火光映衬下瑞亚无意间流露出的寂寞而脆弱的神色。一时间空气沉默,只有篝火还在燃烧着。


08
        尤诺搀扶着浑身是伤的瑞亚,吃力地向黑暗沼泽边缘挪去。战队在要塞中心发现了“无面人”,不幸的是几个回合的刺探以后,却折损了大半同伴。瑞亚不得已下令撤退,一路上他们都在被无面人派出的异兽追杀,到了沼泽边缘只剩下尤诺和瑞亚二人还活着。

        “要不先停下来休息?先给你疗伤我们再上路吧。”看着瑞亚虚弱的样子尤诺忍不住提议道。他当然知道当务之急是要离开黑暗沼泽,逃离异兽的追捕,但一路下来瑞亚处处护他,自己却遍体鳞伤,他怎么忍心看她再这么下去?眼看离边缘地带不远了,尤诺放下心来,想先给瑞亚治疗伤口,让她好受些。

        瑞亚刚点点头,想着让尤诺也休息一下,便听到了身后异样的脚步。她急忙推开尤诺,回过头,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张开巨弓索达,手里凝起寒冰之力,使尽浑身的力气向异兽释放冰箭。她必须保证杀掉这大概是一路上最后一只异兽,好让尤诺安全地带着情报回去。箭脱手的一刹那她大喊道:“跑!”接着她腹部一阵刺痛,是异兽的尾刺刺穿了她的腹部,她的身体重重砸在了地上。一声巨响过后,她可以闭上眼睛了,瑞亚想。

        “瑞亚!”尤诺目眦欲裂,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影倒下,心像被一只手狠狠攥住,撕心裂的的疼痛扼住了他的呼吸,如鲠在喉。他踉跄地向瑞亚跑去,扑过去抱住她。他的手颤抖着抚摸她失去血色面颊,声音也打着颤:“你看看我!我已经失去了哥哥,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泪水顺着尤诺的脸庞流下,恰好滴落在瑞亚的眼角,不知到底是谁的泪水划过她的眼尾,流入她的发间。

       瑞亚在坠入黑暗的那一刻感到一滴炙热的泪水滴在心上,有什么东西就此破碎。


09
        瑞亚睁开眼睛,室内明亮的光线一时间让她有些不适应。她举起手来遮挡光线,发现手上的皮肤已经松弛起皱,时间拿着刻刀随意在她的手背上划了几下,留下了几道皱纹。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感觉到胸腔里有力的心跳,昭示着时间的流逝。

        尤诺推开门就看见瑞亚对着自己的手发呆。他轻柔地笑了,走到床边伸出同样苍老的手握住瑞亚的,不再年轻的声音却无比温柔:“早餐已经做好了。亲爱的早安。”

         瑞亚被尤诺拉着坐了起来,看着原本他金色的头发现在染上了霜雪,也露出一个不带寒冰的轻柔微笑。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fin
  

        终于写完了!看到结尾的都是天使!本来是想走童话风结果跑偏了……灵感最初来自于《Frozen》,感情变化交代的有点糟糕,还望见谅orz有错字或者矛盾的地方欢迎指出!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