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高三。目前无洁癖。我是有琴,喜欢sot,喜欢V家
杂食,非属性分明攻受可逆或无差,非官配官推原著明显暗示(x)可拆,各种安利基本都吃。BG 耽美 百合

一个星球大战外传相关的全员脑洞片段

        尽远与瑞亚父亲师生关系,共同研究武器。瑞亚幼时被抓,被南国组一帮同盟军拯救,借助同盟军的力量寻找父亲希望能摧毁武器,在同盟军中结识尤诺。北国组去贸易站打听消息与军火供给商碰头,遇西国组。东国组二人帝国反派。
        写了两个片段,片段一是西国组和北国组接头,片段二是东国组决裂,尽远反水。

片段一:
        “干什么!放开我们!”格洛莉娅扭动着双手,想要挣脱巡防士兵的桎梏。

        “老实点!拿不出帝国的身份证明就是可疑人物!”

         格洛莉娅听见保险栓被拉开的声音,冰冷的枪口抵住她的后心,她感到后背的冷汗顺着脊梁流下,只得不甘地噤了声。余光瞥见同样被抵住后心的埃蒙心道不好,心里飞快的计算着逃脱的可能性。

      “放他们走。”

         一个声线柔和语气里却带点儿冷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格洛莉娅循着声音望去,一个黑发女子端坐在帝国坦克的废墟上,缓缓睁开眼睛。她钢灰色的眸子中射出坚冰一般锐利的目光,尖锐的能划破人的皮肤。她身后立着一个金发金眸的青年,面露慌张神色。

        果不其然,巡防兵的注意力被吸引。格洛莉娅和埃蒙交换个眼色,静静等待着逃脱的最佳时机。

      “你们是什么人?拿出身份证明来!”有士兵将枪口对准废墟上的两人。那女子从容站起身来,格洛莉娅注意到她左手上握着一张弓,右手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一只闪着寒光的利箭,不慌不忙的拉开弓,将箭头对准执枪的士兵:“我想,我的箭比你的枪更快!”

       格洛心里直打鼓,箭怎么能快过枪?但仍是卯足了劲,就等箭离弦的一刻。只见黑发女子神色一正,眼睛猛地睁大,还没见她放下双手,一个士兵便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众人皆是一愣,但格洛莉娅和埃蒙很快反应过来,机会来了!

       格洛猛的下蹲,错开枪口的同时扯着拽住她双手的两个士兵,士兵身形不稳,撞在了一起,格洛一个扫堂将二人绊倒在地,扯起两人的枪双手同时扣下扳机。

        那边埃蒙直接一个迈步,紧接着身子一旋将扣住他双臂的士兵甩飞了出去,顺带撞倒另两个士兵。三人飞快解决了一队士兵。

        这时尤诺才松了口气,眉头却还是紧锁着:“瑞亚你别老是这么乱来!万一受伤了怎么办!”被称作瑞亚的女子神色柔和下来:“不是有你在我身后吗?”随后瑞亚将弓背到背后,面向格洛莉娅二人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同盟军瑞亚·特纳。我旁边的是组织里的医生尤诺·阿斯克尔。”

        “我是军火商格洛莉娅·维拉。旁边的大个子是埃蒙·J。”格洛莉娅伸出手握住瑞亚的,露出一个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欢迎加入同盟军。”瑞亚放下手,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格洛莉娅把手中的一把枪丢给埃蒙,又从一旁倒地的士兵堆中拎出一把枪。格洛莉娅回头冲埃蒙说:“你的巨剑丢了,改天再给你做一把。顺便给瑞亚做把弓,怎么样?”

        瑞亚轻笑,但很快注意到一些异样的声音,给尤诺使了个眼色,又对格洛莉娅说道:“马上就会有巡防士兵发现异样,此地不宜久留。”

        尤诺按下呼叫器:“界海?听到请回答,已和军火商接头,请把船开过来。”

         一阵电流的刺啦声过后,一个干净的少年的嗓音传来:“收到!”

片段二:

        舜大步走下运输机,见尽远迎面而来便厉声吩咐道:“集合所有的研发人员,他们之间出了叛徒!”尽远垂下眼睛应下吩咐,快步跑进研发基地。

        不一会儿研发人员集结在平台上排成一排。狂风卷起舜的长发,吹得他的衣摆猎猎翻飞。舜冰冷的目光穿透黑暗中的雨幕如有实质搬扎在对面的研发人员的身上。叫嚣的暴风雨也难比他的怒气,他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责问让对面一排人如坠深渊:“说!是谁给同盟军传的密信!”

        对面的窃窃私语飘进尽远的耳朵。他垂着眼睛立在舜的背后,默不作声。

        “既然都不说,那么——守卫准备射击!”舜的怒气犹如海浪一般席卷淹没了整个平台,让人震恐,浑身发抖,像被扼住了喉咙。

        “欧德文长官,真的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不知道啊!”面对机械守卫的枪口不少人被吓得跌坐在地上,还站立着的双腿也直打颤。

        这显然不是舜想要的回答。他眯起眼睛打量眼前一群不知在说实话还是在撒谎的手下,毫不犹豫得下了命令:“开枪!”

        “住手!是我做的!”尽远没想到舜真会做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这样心狠手辣的事,在他下令的一瞬间,从舜的身边冲了出去,挡在一众研发人员身前。

        “停!”尽远冲出去的一刹那,舜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但尽远接下来的话像重锤一般敲击着他的耳膜,他的心又瞬间坠入海底。舜大步走上前,反手甩给尽远一巴掌,双眼盯着他,低吼一般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尽远被舜的一巴掌打的身形不稳,双膝跪地,垂着头,声音没有起伏:“是我做的。”

        舜难以置信,半跪着用极大的力捏着尽远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眼睛。尽远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现在舜当真是恨透了他这幅样子。“尽远·斯诺克,说,是谁指使你做的!”

        尽远感到舜的力度大的足以将他的骨头捏碎,但他仍然开了口:“我本名尽远·奥莱西亚。同盟军首领洛维娜·奥莱西亚是我的母亲。”

        “这才是那个叛徒!”不知谁喊了一句,舜这才想起来还有一帮研究人员的存在。他松开捏着尽远下巴的手,站起身来。被暴雨淋透的全身感到深入心底的寒意。他冰冷的声音像毒蛇一般顺着那些人的脊背爬进了他们的耳朵:“守卫删除刚刚五分钟以内的记忆存储,研究人员死于同盟军的突袭。现在,开枪!”

        枪声响起,尸体应声倒地。舜背对着尽远,语调失去了以往的温度:“尽远·斯诺克死于同盟军袭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这个人。”

        尽远沉默起身,快跑几步从平台边缘越下。舜扭头去看,浓稠的黑夜中升起一架运输机,机舱顶部立着的是同盟军成员尽远·奥莱西亚。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几秒钟后,尽远·奥莱西亚从顶部的舱门翻入船舱中。

        舜立在平台上,看着那艘运输机引擎的光芒渐渐被暴风雨和黑夜吞噬。

     大概没有后续了orz

评论(2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