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高三。目前无洁癖。我是有琴,喜欢sot,喜欢V家
杂食,非属性分明攻受可逆或无差,非官配官推原著明显暗示(x)可拆,各种安利基本都吃。BG 耽美 百合

[舜远/架空]溯洄(下)

一方死亡。

ooc预警。

溯洄

07

     “到了。”舜指着面前的门,轻轻推了推尽远。

        尽远咬了咬下唇,双手反复握紧松开。昨晚舜告诉他母亲给他留了一些东西,门内人为他保管着。

        尽远仔细地整理了衣服,然后郑重地叩响了厚实的大门。

      “您好,我是尽远。请问有人——”

        门打开得很突然,门后是一双眼睛。那双灰色的眼睛里凝结的是浓郁厚重的感情,点点泪光闪在慈祥的目光中。

      “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是比记忆中更加苍老的声音,像粗砺的沙子,没有从指缝缓缓漏出的细腻,却被阳光晒得暖暖的,踩上去的一瞬间,痒痒的温暖流遍全身。

        鼻头被回忆狠狠拧了一把,止不住想要落下泪来。过往模糊不清的细碎的画面逐渐锐化放大。父亲去世后,作为邻居的老人处处照顾尽远母子俩,简直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女儿和亲孙子一般关照。

        现在尽远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脸,时间加深加多了老人脸上的皱纹,将他十年前黑白斑驳的头发染成霜白,将他精神的双眼变得黯淡,却没能阻止同样和蔼的目光隔了十年再次落到尽远的身上。那目光让尽远坚硬的外壳剥落成碎片,拂去他身上时光的尘埃,让尽远瞬间变回了十年之前笑着跑过一个个路口的孩子。

         老人张开双臂给了尽远一个大大的拥抱。“孩子你长高了啊!”即使尽远不能再像过去被老人搂在怀里,老人的怀抱仍然温暖,尽远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哽咽着道:“……路易斯爷爷,我回来了!”
        路易斯一下一下缓缓拍尽远的背,声音中也带了哽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良久祖孙俩终于不舍地分开,接着相视一笑,就好像断层的十年从来不存在。

      “进来坐坐吧。”路易斯侧开身,一边招呼尽远一边说道:“要是娜娜知道你回来了肯定很开心。”  

    “爷爷,我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尽远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已经收拾好的大大小小的箱子问道。

    “你已经知道了啊。娜娜在你走丢之后特别着急地去找过你,很多次,却都无功而返。后来身体不太好,落了病根,又有心结……”路易斯叹了口气,将一杯热茶放在尽远手边,“后来城市规划,很多房子都拆掉重建了,娜娜常带你去的公园也重新规划,建了高楼。”

       尽远抿了抿唇,端起茶杯轻啜一口,然后垂着眼看着杯中的茶,没有说话。

       路易斯拍了拍尽远的肩膀,指着茶几边上一个小纸箱,轻轻地说:“这是娜娜留给你的,我保管了这么久也该还给你了。”

       尽远点点头,放下茶杯起身去抱了纸箱。箱子不大却比想象中的要重,抱在怀里沉甸甸的。

    “我想去看看母亲。”

    “要我陪你吗?”

       尽远摇了摇头。“我想自己一个人去。”

       尽远向路易斯问了路便打算离开,路易斯也不挽留,将他送到门口。

       尽远将箱子放在脚边,再一次拥抱了这个给予他无数关怀的长者。“您也要离开了吗?”

     “是啊,要搬到孩子那里去养老。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大概很难再见面了。走之前能再见你一面,真是太好了。孩子,好好保重。”

       尽远走出几步,又回过头不舍地看了看老人,这才转身离开。

       尽远在墓园附近买了两束白菊。花瓣在初秋的微风中轻轻颤抖着,像在叹息,一束花的叹息声最终停在一张黑白照片之下。尽远凝视着照片中的女人,她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忧愁。

     “母亲,我来看你了。”

       尽远在墓前跪下来,沉默地打开母亲留下来的纸箱。满箱子全是信,每一封都被的封好,整齐地摞起来,白色四角泛黄的信封上优雅的字体流露着一个母亲的思念——“给我亲爱的儿子”。在一摞摞信的最顶端,是一个相框。尽远轻轻拭去相框表面的灰尘,立马被玻璃反射的眼光刺了眼,红了眼。玻璃后静静躺着一张照片,一对夫妻怜爱地看着女子怀中的小婴儿。这是一家人唯一一张合影,尽远的父亲在他出生不久后便因事故去世了。

       尽远将相框立在母亲墓前,拿出纸箱中的一封信。尽远一字一字看过去,一封封读过去,字里行间的温暖令他不禁莞尔。黑白照片里的人看着他,目光穿越生死,落在她日思夜想的儿子身上,脉脉无语。直到尽远的影子被斜阳拉得老长他也没能读完满纸箱的信,但他并不着急看完所有的信。母亲干净优雅的字体没有丝毫的迫切与催促,话语如流水潺潺,像在细细倾诉久别重逢的思念,比月下的昙花还要温柔。

        所以尽远只是将读了一半的信仔细封好,同相框一起小心放回箱子。      

       他揉了揉酸痛的膝盖,抱起箱子不太稳当地站起身来。“舜,回去吧。”尽远突然心惊,向四周望去。舜逆着光,静静地站在墓碑之后,笑得很勉强。尽远看着一碑之隔的舜,实在不喜欢这样的站位,于是伸出手想要抓住舜的衣角,阳光却突然传过舜的身体晃了他的眼睛,令他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舜,你……”

       这时舜握住尽远的手,虽然没有真实的体温感,却令尽远悬着的心安定下来。

     “只是存在感变得薄弱了些,我还不打算离开呢。”

     “那你陪我把另一束花送给父亲,我们就回去。”

     “好。”

     “你陪我在艾格尼萨在住一阵子吧。”

     “好。”

 

       来年。

       尽远摸了摸半长的头发,看向对面。“你能不能,再多待一段时间?”

      “抱歉尽远,我必须得走了。”尽远看不清舜的表情。

       车站人来人往,无比嘈杂,尽远若是不仔细去听,已经难以分辨出舜的声音了。初春寒冷的温度将尽远呼出的浊气凝成雾,模糊了他的视线,舜在雾后若隐若现,仿佛马上就要消失了。

       突然一阵寒风吹来,吹散了尽远眼前的雾。白雾散尽,尽远的眼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舜!”尽远慌乱地呼喊着舜,无果。寒风吹过他的耳畔,舜的声音夹在风中逐渐远去。

     “……的时候就去回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吧……”

08

    “来年一月,他将我送到楻国,然后突然就消失了。从他出现到消失,整整一百天。”尽远说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便噤了声。

       瑞亚起初无比诧异,但看着尽远但神色在叙述中渐渐转为平静,她便完全相信尽远所说,无论那听起来是多么的荒谬且不可思议。尽远沉默之后瑞亚也没有出声,她不需要说什么,瑞亚想。

       一时间空气又变得安静起来。手术室的红灯仍然亮着,尽远脑中的色块停止碰撞。他闭上眼睛,知道结局已定,但仍然轻轻地不知对谁说了一句:“幸好早就遇到了他。”

       话音刚落,红灯就暗了下去。尽远站起身,手术门后首先出现的的是尤诺充满悲伤的眼睛。“对不起。”然后尤诺侧过身,舜被推了出来。

       舜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瑞亚侧过头去,有些不忍心看到好友的这番模样。尽远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舜,直到尤诺将白布拉起,盖住了舜的脸。

       就在舜即将被推走的一瞬间,尽远似乎想起了很重要的事,他俯下身子,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稳清晰。他对舜说道:“舜我在东楻等你!”

 

——END

     

 “感谢时光回溯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去爱你。”

     “感谢时光让我们提前相遇,以致没错过你。”

       这是写《溯洄》的初衷。一开始的大纲非常简单,结果写着写着发现想表达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于是我就停了笔,开始龟速修改。这个故事仍然不是非常完整,看起来有些支离破碎。但我想表达的东西大多已经在里面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出来啦。

       完成进度有些赶,毕竟是一个拖了半年多的坑,文笔和剧情都被我吃掉了x但还是想在暑假结束之前填完这个脱了巨久的坑,因为舜和尽远始终是我难以放下的,于是就有了你们看到的《溯洄》啦。因为上下放在一起有敏感词所以我就分开啦,导致观感糟糕真的很抱歉!感想一时间很难短短几个字概括,所以就此停笔。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以及“即便在现在这一瞬间,我也已经感受到了未来。”来自《时生》。

评论(6)

热度(18)